首页 棋牌论坛 母上大人教我打湖北花牌的那些年

母上大人教我打湖北花牌的那些年

来源:棋牌群 70人浏览 2020-10-16
  我不会打花牌,也不爱打湖北花牌,说不清是什么原因,即便到哪里只要大家打牌我都甘当服务者,连看也懒得看。
母上大人教我打湖北花牌的那些年
  曾经在家人打牌时,我负责端茶倒水,削水果拿零食,带小孩做杂务,除了带小孩要随时看管,其它都可以做一下休息好一会,翻翻手机看看电视啥的。

  有一天家人发现孩子们都大了,连服务都不需要专人专职了。每逢我回家除了之前的一起逛街和外出兜风之外,也想培养我打牌的兴趣。

  家里从我奶奶那一辈开始,到我这一辈,除了我和我老公,大家都会打花牌,花牌因为比麻将轻便也成了一家人最好的休闲娱乐方式,我不在家时他们下班休息时经常过来陪爸妈打牌,免得爸妈孤独寂寞。

  首先教我花牌的是大姐,在闲得无聊时,大姐对爸说:“爸,我们来教小妹打花牌吧!”花牌一般三个人打,大姐也希望多一位老师多一份力量,让我更快学会。

  爸饶有兴致地走过来,一瞧见我手里乱七八糟的牌,很不屑地说:“这牌都捏不好,怎么打啊?”话音没落,扭头就走了。只留下尬笑的我和无奈的大姐。

  我说算了,你们玩,我反正回来得少。大姐也借这话顺势放弃了我这零基础的学生。

  这以后他们发现闲置一旁的我还是觉得可惜,特别是我老远回一趟娘家,不能融入他们的娱乐活动也确实扫兴。于是我妈开始义务充当我的花牌老师,教我打花牌。

  妈很有耐心地教我,说两个人也可以慢慢练习,手把手地教捏牌,教我认牌上的字,那些“可、知、礼”啥的不知是些啥字体,我跟幼儿识字一样认真学习,还要记一句一句的,还有“三、五、七”这些“经”。
母上大人教我打湖北花牌的那些年
  花牌里面名堂可多:同字牌有两张即“对子”,便可“对起”;有三张即“坎儿”,便可“开招”;有四张,即“成统”,便可“开贩”。“胡牌”的标准较严。手中的25张牌,加上最后摸上来的一张牌,或者别家打来的一张牌,应组成八轮半牌,对出在桌上的、招、坎、统和三字连句的,各算一轮。半轮的是“口”,只两张字,缺一字才圆,未封口,故称。仅牌圆了还不行,还需至少有十七胡。

  以上这些还不算最难的,我很快就记住了。捏牌这基本功我至今难以掌握,他们总说要一轮轮地捏好,可是25张牌在我手里,往往捏到我手抽筋也捏得不好,要不是东倒西歪,要不是字被我捏得躲着藏着,找不到“胡”,让我常误以为掉了牌。

  还有“数胡”,这“三、五、七”当“经”和不“经”“胡”都不一样,自己摸的和别人打的不一样,有“花”和没“花”不一样,红色的和黑色的不一样,“圆句”和“砍”不一样……名堂多得很,我直接喊放弃不学,你们说多少“胡”就多少“胡”。

  大家还是说不行,说不会数胡根本就打不好,我说我不要打那么好,我也没打算把这艺学精,我顶多多输几次,一年也打不了几次,干脆放弃该项目学习。

  可我妈没有放弃我。有一次我回到家发现我的行李箱里面有我妈跟我做的笔记,里面详细记着怎么数胡。还送了我一副牌让我回家练习。

  最后我枉费了我妈的一番苦心,非但没巩固练习,连我妈给我的“葵花宝典”也弄丢了。

  这就落得我后来牌场上非但身无绝技,连基本技能也掌握得不好,只带着一点皮毛上阵,往往被他们杀得片甲不留还安慰我说:“你这应该交点学费!”

  我苦笑,好吧,我这等冰雪聪明,只是不走这条道罢了,不跟你们计较就是!

  这不国庆长假,也属“空巢老人”的我们姊妹为不让爸妈空巢,于是又开始聚在一起,逛街两天,聚餐一天,因天雨不方便出行于是开始了花牌休闲,共渡长假。

  靠着一点好运气上半场总算保本,吃饭时还有一点得意,因为手气也不错,虽说没赢,但中间胡了几个大胡,感觉还不错。

  下半场那简直是被杀得接连后退,抄架不住,幸好姐夫在旁边给我“够经”,才不至于输得太惨,还保得最后一点老本。

  今天打牌时间长,我的手甚至捏牌捏到抽筋,像阻气了一样隐隐作痛,我笑说让妈晚上帮我揉揉,我姐在旁“补刀”:“你这不搞得输了钱还要花钱扎针灸——”我作势用眼“划”她,可这输了连眼神都毫无杀伤力,郁闷!

  最后约定结束时间是九点,离结束还有八分钟时,按常规还可以打一盘,我提议还打一盘,心想胜败就在此一举了,大家也同意,可后来发现这盘轮到我“坐醒”,“坐醒”就是帮他们数牌,我“对家”赢了我得一点“醒钱”,输了我啥也没有。

  这样想来即便我“对家”赢了我的本还是不能回来,那算了算了,我们散了吧!有我这输家喊散,岂有不散之理?

  大家边撤边笑我出尔反乐的理由,我嚷嚷着我的手“阻气”了,大家嬉笑着结束了这场“圣战”。

Tags: 上大人 湖北花牌 花牌规则

我要评论

请输入您的评论